赤峰一医院主任被下属下药后自杀案:院长证言

作者:dongke  发布日期: 2018-01-08  浏览次数:

在长达近两年的时间内,内蒙古赤峰市第二医院放射科副主任田继伟持续向主任张某的水杯中投放其精心调制的药物。

而在被下药的时间内,张某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病痛折磨:她发现自己脸色变红、腿变细了,走路没劲、头发掉光,她在自己工作的医院及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十余次就诊、住院,被诊断出腰椎骨质增生、腰1椎体压缩骨折、腰椎退变、股骨头缺血坏死、左眼白内障、糖尿病、库欣综合症伴、右卵巢囊肿、子宫肌瘤等二十多种病症。

直到张某发现田继伟向其水杯下药,并用手机偷录下药过程,案件得以真相大白。在被警方带走的当天上午,田继伟仍在下药,警方搜出4瓶调制的药物。两个月后,被害人张某由于身心不堪疾病折磨,服药自杀。

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的内蒙古高院二审刑事裁定书,揭露了这样一个医生向上司投药的故事。田继伟为何要对自己的上司下此毒手?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矛盾在办公室公开,家人曾认为两人关系不错

澎湃新闻梳理裁定书发现,田继伟对张某的不满在办公室已经公开化。

对于作案动机,田继伟供述称,张某平时在放射科开会总骂放射科的人,其对张某的工作方式不满,二人相处得很不愉快。后来听张某说自己血糖高,对激素过敏,就想偷着给张下点药和糖,让张喝下去之后加重病情,无法上班,在单位见不到张某了。

赤峰市第二医院放射科一名医生证言称,2014年7月份,其到放射科工作,感觉张某和田继伟的关系不是很好,能看出田继伟对张的不满。

据被害人张某生前的陈述:她认为她与田继伟之间没有矛盾,田给其投毒是为了让其生病,不能上班。不过张某的陈述中提到:田继伟很在意自己的职位,也很在意其他人对自己的称呼,有时她不在时,田继伟会私自拆开给放射科主任的资料。

不过,两人并没有把这种矛盾带进各自家庭。

田继伟的妻子江某证言称,她认识张某,认为田继伟和张某的关系不错,因为田继伟并没有说过和张某吵架或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张某丈夫的证言称,张某说过放射科有一个叫田继伟的副主任,没听说和田继伟有什么矛盾。张某以前身体健康,从没有患过重大疾病。2014年3、4月份开始,张某脸开始发胖、嘴角溃疡、失眠,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等医院治疗过多次。

法院也认定,自2014年3、4月份开始,田继伟多次用自制的混合液体,乘张某不备倒入张的饮水杯或保温瓶内。

院方曾组织调解,“没什么太大矛盾”

在张某频繁就诊、住院治疗的期间,2015年秋天,两人的矛盾升级。

赤峰市第二医院放射科两名技师的证言称,他们刚到放射科工作时,张某的身体健康,没什么病,2014年左右,张某的身体状况变得不好,脸部发红,身体发胖,这种胖不是正常饮食造成的胖,应该是药物导致的,易发高手论坛。“2015年秋天,听科室的人说张某、田继伟二人吵架了,吵完架以后田继伟休假了,吵架的原因不清楚。”

法院的裁定书显示,赤峰市第二医院院长证人赵某证言称,“2015年夏天,听说田继伟休完假后没上班,分管放射科的副院长说田继伟和张某有矛盾。经院方调查发现,田继伟和张某之间没有什么太大矛盾,就是工作上的一些小事、小摩擦,后来院方分别找二人谈话,进行了内部调解,二人还在科室的早会上表了态。”

据多个医疗网站登记的资料显示,赤峰市第二医院创建于1955年,是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于一体的三级综合医院。医院放射科共有员工十余人,拥有先进医疗设备,包括DR、胃肠机、透视X线机及移动X线机。

田继伟落网后,警方搜出4瓶自制药物

田继伟在多个医疗网站登记的资料显示,田继伟1995年毕业于内蒙古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2001年于包头医学院临床医学科进修学习,擅长通过放射科设备检查达到明确诊断和辅助诊断。

田继伟自己也患有疾病。其妻子证言称,田患有糖尿病、甲亢,甲亢治愈后又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平时会注射胰岛素,“平时有随身携带糖、巧克力和其他治疗自身疾病的药物的习惯。”

据田继伟的供述,他用矿泉水瓶和饮料瓶配制液体,涉及两种药物和糖,他将装有配好混合液体的矿泉水瓶和雪碧饮料瓶放在放射科登记室自己的铁皮柜里。他每次先往随身携带的蓝色小瓶里倒多半瓶白水后用配制的混合液体装满小瓶。

据田继伟交代,他所使用的一种注射液比较容易弄到,是他用注射器换的,一支注射器可以换一盒,而另一种药物,是以前自己用完剩下的。

裁定书显示,在放射科,田继伟并没有单独的办公室,平时在放射科阅片室办公。放射科每天8时都开早会,他一般都是开完早会后,乘张某还在阅片室时,到张某的办公室,把配好的液体倒入张喝水用的杯子里。

直到田继伟被抓,办案民警还从其身上及他在办公区使用的铁皮柜内搜出4瓶已经配制好的液体。法医鉴定显示,上述4瓶“清新水润乳液”、“雪碧”、“优悦”、“娃哈哈”字样的容器内,均检出田继伟所投放的致病药物,而搜出的另两个玻璃瓶和白色方块固体,检出糖类成分。

对于田继伟精心谋划、长期向张某下药的行为,内蒙高院二审认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且“手段卑劣,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予惩处”。

这一切,在被害人张某多次偷偷开启手机摄录模式拍下之后,直到2016年3月19日上午,民警赶到将再次下药的田继伟抓获。

张某生前陈述显示,她怀疑自己被下药后,为避免消息扩散,她只告诉过丈夫王某。


上一篇:邯山区普法工作向纵深发展

下一篇:没有了